“四团”的由来

    

    很久很久以前……

    2001103日,农历八月十七日。当时潮剧网络仅有“潮剧大观园”“小生有礼”两家,戏迷人数不多,交往也不象现在频繁。难得国庆放假,相约聚会 唱曲。

    汕头市区的卡拉OK包厢是电脑点歌,无法放自带的潮剧卡拉OK影碟,只得舍近求远到周边小城镇找“档次不太高”的宾馆。

    达濠的chenye在国庆前和linmic组织过两次小聚,就在达濠某宾馆包厢房,这次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 2日在linmic兄家先住了一宿,等人齐。3日下午cz才从普宁至汕,一行还有小生、阿丹四点多才坐上班车。半个多钟,到达濠chenye兄府上。我与cz两个和chenye都是初次见面,虽然电话里是老相熟。chenye兄盛情请晚饭,六点许天没黑即打道到包厢,他家的TCLVCD机也抱了去,并提了当时市面上已经出版的所有潮剧伴奏碟20多片。

    当晚唱得很开心,不过除小生、cz唱老生曲外,大部分都是“童伶旦”,因为生曲调门太多唱不了,只好用双拗唱旦曲。细节请见附后的打油诗呵。玩到凌晨一点才恋恋不舍退场——主要是chenye是“抛妻舍子”出来玩放心不下:)

    归途中,大家唱兴未尽,一路且行且歌。秋夜风凉,一行人倒是浑身热气冲天。“如此盛会,总得有个组织名称吧?”谁 提个建议,要取个名正言顺、耐人寻味的团体名称。有人提“达濠一团”、“网络剧团”等等,最后记得是cz说叫“广东潮剧院四团”。当时海声潮剧团已并为剧院三团,我们权当候补团体。继之又来个名称压缩、也不要沾专业团体的光,选了好记好听、又有点模菱两可的好词——四团!

    “四团”便由此日诞生,她无固定编制、散时多聚时少、成员遍布海内外。团长也是较随意的,首任linmic、现任林宏。无伴奏乐队、只是用市面上出版的卡拉OK做后台,类似于唱“哑狗戏”。一切演出活动都是“关门道喜”,无一分利税收入,每次供需热心人解囊。演员素质马马虎,关目大多不行、曲唱得有味的不少,虽说少有正式登过舞台投入程度却不见得比专业差多少。而且,多数人生旦丑净全才,新进人士即使不敢站中台独唱,至少也努力当帮声。故而,四团帮声队伍之庞大气势,足与文革时期现代戏相比……

    两年光阴,转瞬而过,“四团”通过“滚雪球”组合,队伍日见庞大,参加演出者已逾80人,比任一专业团体都强大。2003103日,正好是“四团”成立两周年大好日子,“103国庆网络潮剧戏迷大聚会”大举办,正是四团向社会展示实力、展示新一代戏迷风采的特大喜事。

    任何一位通过网络、或他人介绍参加聚会的朋友,都是一名候补的“四团”成员,有胆量站到中台高歌一曲,就是“四团”正式演员——大家水平相互不远,八十步不笑百步!

        网络上同好越来越多,新成员知“四团”由来的更多是道听途说,在此权信笔一记,以博一笑明了。

 

潮音如水http://www.chaozhouxi.com/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