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 言

 

 

    潮州居粤省东部,仅一州之地,而能创立出独具风格的剧种,实在是一件了不起的成就。

    潮州因滨海得交通之便,而民性奋发,勇於进取,善於经营,故旅居南洋、港、沪各地的同乡,於工商各业,获得有辉煌的成就者,所在多有,因经济基础既经稳定,居乡的人,生活丰足,故听戏习乐,遂成为州人所同嗜。

    潮州自宋、元、明、清各代,文化教育、均称发达,显宦名宰辈出。有明一代,文人雅士特多,深为各方所称道,对於剧乐的润饰与改进,自不免有“踵事增华”的作用。

    潮州是一个著名的侨乡,类多儿女外出,居乡父母,不见朝夕惦念,於是求神拜佛,祈保安宁,这无非在使空虚的心灵有所寄托。故年初许愿,岁晚酬神,为司空见惯之事。因而演戏宴饮,无不慷慨解囊,每逢农历的春节过後,常有游神赛会,几乎无日不闻管弦之声。

    潮州因为具备了经济、文化、宗教三种先决条件,故能容纳百戏,溶化而产生出一种独具风格的潮州剧乐,从艺术角度言,实在是足以令潮州人士自豪的。

    潮剧的戏目,除古戏多渊源於正音戏的旧本外,间中亦有文人雅士所编撰的作品,曲词制作,多具有文学价值。惟有一部份出於伶工之手者,则不见稍趋俗套剧中人物,也多有一定的典型,如书生必落难、小姐必多情、公子必花花、师爷必诡计,太师必奸谗,後母必狠毒、盗首多行侠、童仆多忠义、官吏多贪赃、君主多昏庸好色,贵妃则侍宠弄权,千篇一律,似有公式。盖因过去的童伶时代,伶人多乏学识的修养,只是梨园子弟,积多年的经验,熟烂老套,左右割裂,编织而成,殊属难怪。然而那些粗制滥造的剧本,多属过眼云烟,不能久传。 

    自本世纪五十年代以後,可以说是潮剧大革新的时代,也就是潮州戏最受欢迎的时代。此次的大革新,不但废除了量伶制度,新进的演员,都具有相当的教育水准,而剧本、演技、音乐、唱工、布景等,都有长足的改进,对以前的俗套,也就一扫而清。记得一九六O年广东潮剧团第一团首次来港公演,其轰动情形,迄今事隔二十余年,仍为人所乐道。而潮剧的地位,在当时确是提高了好多,为潮州人争来了无限的光彩。其後虽有来自潮汕的潮剧第二团与澄海剧团等先後来港演出,其表现的成绩,则远不如第一团的理想,这是各方所公认的。

    这次我香港潮州商会,为发扬中华文化,揦吕民间娱乐,促进港潮戏剧艺术之交流,於各位热心同乡的督促下,乃再度央请广东潮剧团第一团来港演出,时间自本年三月廿一日起至廿七日止,一连七天,共演八场,并假座北角新光戏院作为演出的地点。好戏当前,自然是爱好潮剧的乡亲们所乐闻的。惟费用浩大,事务繁什,问题多多,颇难负荷。幸我同乡领袖,工商巨贾,不吝举鼎之力,踊跃捐输,终底於成,而本会负责戏剧小组的成员,如丘土俊、林炳祺、庄佐贤、叶庆忠、陈家铭、许伟诸先生,亦无不朝夕辛劳,共负艰巨。尤以丘土俊先生,数月以来,为达成此项任务,常仆仆於港汕、港穗之间,出钱出力,殊足敬佩。兹以是次潮剧的演出,同人等有编印特刊之拟,世仁忝署会务,爱陈大略,弁诸卷端,自维学乏素养,未尽所怀,敬希各界贤达、同乡先进,不吝指教,这是本人所最哀心感谢的。 

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刘世仁

 

 
 

潮音如水制作维护

(www.chaozhouxi.com)